热门TAG:怡春院-怡红院首页-十次啦综合怡春院-美国十次啦怡春院-妈妈再爱我一次
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乱伦  »  岳母系列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岳母系列
岳母系列一岳母新年快乐  我们都是移居美国的中国人,入乡随俗,但仍然保留中国的风俗习惯,比如欢庆新年。  现在妻子素芬和我正准备在她的父母房子过新年,我在浴室里刮脸和淋浴后回来进入卧室,此时素芬正在换衣服。  “你认为怎么样?”素芬问。  她穿着长及大腿的黑色晚礼服,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惊艳一瞥,那高耸微晃的酥胸部和隐隐消失的乳沟,黑色长丝袜半掩去她那使人愉快的猫咪温柔乡,令我想入非非,下面的大公鸡也开始坚挺。  “不错!”我把我的浴巾丢开和我的她拥抱。我的阴茎的顶端和下面顶着她的丝裙后的猫咪,我感受到她的颤抖涟漪。她用完美的手指轻磨我的暴涨的龟头顶端,然后她把一滴流出的琼浆用手指带到她的嘴唇甜美地舔着,坏坏地微笑。  她说:“宝贝,我也想要你和我舒服一下,但确实不是时间,我爸妈在等着呢。我们回来的时候。我和你再好好玩罢,但我们现在必须走了。”  我只好一边尝试镇静我的被那妖娆的肉体惹起的玉茎,一边迅速穿衣服,还没忘顺手牵羊揉拍几下她的姿态怡人的肥臀。  我和她开车路上。我们谈论着如此美妙的假日。这是我们作为丈夫和妻子第一个圣诞节,新婚燕尔,素芬最喜欢用她的手轻浮我的宝枪,她说:“咱们今晚回家一定要演个黄片。”  她吃吃地轻笑,尽管上膛的长枪无处发射,我微感扫兴,但仍然盼望晚上和素芬回家上床欢庆新年。  我们进入她父母湖边的家,亲朋好友三十多人正沉浸在酒醉和闲聊中。我给岳父王宝拜了年。我的岳母姜玉枝很高兴看到我们回来,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她还扑上来给了我一个紧紧的拥抱,并在我的面颊上亲吻了一下。她的翡翠绿晚礼服流光溢彩,非常漂亮。  尽管年近五十,玉枝身材依旧很棒,凹凸有致。我猜测在乡间俱乐部的网球课帮助使她保持身材。  夜色渐浓,我一直在应酬中,素芬也在和她的亲戚朋友说话。  十二整,午夜钟响,倒计时之中,素芬和我热烈亲吻共庆新年。  此时我忽觉尿意隐隐,必须上厕所,但卫生间已被人捷足先登。所以我朝着主卧室的卫生间去了。当我到门口来时,岳父正在关门出来。  “我能用一下主浴室吗?外面的被占了。”我说。  “你妈喝香槟酒有点头痛,已经上床休息了。别惊醒她。”岳父答道。  岳父沿着大厅步行离去,我轻柔打开幽黑的卧室,关上门等待我的眼睛调整适应。夜色温柔,窗外月光像瀑布般撒泄进来,如同梦幻世界。大床占去房间的绝大部分,岳母玉体微遮,四肢略微伸开躺着,她睡觉的娇姿,恰似贵妃春睡。  整个晚上,我都感到欲火难息,已经是在一触即发的状态中。现在我开始感到呼吸有些不畅。我放任自己静静的站在那里偷看了一会,她的长丝袜的花边半遮半掩去微丰的大腿,私处微隆。看着看着,我的肉棒无法控制地在裤下抖动起来,昂然跳起而竖挺无比。  但我想,在我惊醒她和必须为自己辩解之前,我应该去卫生间了。  借着昏昏的夜色,我挣扎着摸进了卫生间,我不想用亮光或者关门声唤醒岳母。我的公鸡最后终于枯萎能够撒尿了,我就尽量沿着马桶壁撒尿,以便减少噪音,但静夜之中,依旧可听得见春水潺潺。  快结束时,忽然我觉得一只小手在我的命根子附近和肚子周围抚摸。同时,我感受到有温暖的乳房在我的后面压来。  “王宝,现在我感觉好多了。为什么你不来和我做爱?”  这是玉枝,我的岳母,但她认为我是她的丈夫!我震惊之下,不能移动甚至说话了。但是我的金箍棒似乎是在盼望她的诱惑。  她的手在我的公鸡周围缠绵,而我的头脑开始发昏。在我清醒过来之前,岳母已经脱去我的裤子了。与此同时她一手开始爱抚我的肉球,她用另一只手握着我的肉棒。  “我的天,今晚你可是太棒了!”  我进退两难了!  她开始一点一点地吻我的屁股时,岳母还说:“我今天得吃了你。”  岳母的动作使我变得更坚硬,我的鸡巴和着我的心脏的节拍而悸动。她在让我欲火焚心。  她拨转我的身体使我倚在洗涤池柜台上正面对着她。我赶紧环抱着她,这样她就看不到我的脸了。  她用火热的舌头添向我的肉球,然后香唇吞没了我的公鸡。她熟练地吞吐,令它微微抽搐着。  我知道我应该说,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我不能也不愿。我抓紧她的柔软头发,她似乎也变得兴奋,沉重地呼吸着。以后几分钟,她重复口交。光线暗淡,掩没了人间春色。  但是当我听她的命令时,我的心脏几乎停止跳动:“宝贝,快点进来,我等不了了。”  她呻吟着对我说。  岳母抓起我的玉茎,转身坐洗脸池的边缘上。我注意到她在用我的龟头在她的阴蒂上揉擦,她的短衬裤不知何时已经脱掉了。  我知道我的生活从此改变了,怨不得我了,因为我无法抗拒。我伸出手扯下她的晚礼服。她的乳头挺直,我的嘴贪婪地嘴吮吸起来。软玉温香抱满怀,男人的仙境来了。随着,岳母开始轻声呻吟,并把我拖向那里。  春潮泛滥中,我的小鱼儿愉快地游进她的温泉。我忍不住开始快速抽送,而她的湿热的阴道也在轻柔地压榨我。  岳母开始要我动得更快些,而我也应声大动。意想不到的性奇遇,以及和我的岳母做爱的禁忌快感,迅速使我进入性高潮的边缘。岳母也一定感觉到了,因为她用她的手和腿把我搂得更紧。  快感淹没了我,我就在我亲爱的岳母的里面深处喷射了,感受到她的猫咪在我的鸡巴上变紧,就象一台马力十足的抽水机,抽吸着我的精华。我紧紧地顶着她,一手大力揉磨她的阴蒂。  当性高潮在逐渐淹没她时,岳母象发情的母兽一样低低的咆哮,在我听来则象天堂的音乐。我用我另一只手轻磨她的乳头,而她却开始对着我的公鸡发威,吞吐盘磨。很快,她也达到了欲仙欲死的顶点,哼哼着瘫软在我的身上。  她的阴道挤压着吐出我的公鸡,黏湿一片。岳母的手依旧紧紧地抓住我,我俩静静地享受着高潮的余韵。  不知不觉中,她碰掉了台上的肥皂,更糟的是,她的手还碰上了电灯开关,灯光刺眼,我也惊惶。  “哎,上帝,王宝,太妙了,你那个小东西真是了不起。”岳母喃喃地说,然后她微笑着慢慢睁开了眼。  岳母愣了。  在最初的惊诧以后,她的脸上忽然现出了真诚的微笑:“没想到是你,小宝贝。咱们得赶快清理一下罢,最好在别人想起咱俩之前溜出去,是不是?”  ……  我知道,这次之后,她不会只是我的岳母了。  玉枝,祝福你新年快乐!                【完】             岳母系列之二三重性爱  我今年三十岁,和两位女性住在一起。女儿小秋是二十七岁,而母亲婉芬五十岁。  当我写这故事时,她们就坐在我旁边,她们正帮助我复述我们自己的故事。  我们可全都是赤身裸体,因为我们刚刚结束了两小时欲仙欲死的美妙绝伦的连床大会。母女一箭双雕,我一介穷儒,可从来也没有想到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我在高中初遇小秋,高中快毕业时,小秋终于和我成了密友,经常腻在在一块儿。小秋的父母离婚后母女同住。婉芬也特别喜欢我。我放学后总是和她们在一起,尤其是夏天。  小秋和我在高三发生了第一次性关系,然后一发不可收拾。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婉芬明知道我们夜夜春宵,却听之任之,她甚至还常常提醒和教育我们如何避孕。所以我们俩常常晚上住在她家,放胆狂欢,婉芬也习以为常。  高中毕业后,我们却考上不同的大学。整整四年间,天各一方,无缘相会。  我常常通过电话和她们保持联系,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见面,我们的关系就只能是柏拉图式的精神恋爱了。  毕业后小秋和我都重返故乡工作,但四年过去了,我们都换了个人,相互之间甚至还有了点陌生感。  我登门拜访了小秋和婉芬,还约小秋出去几次,我日思夜想和小秋做爱,但我们都明白需要一些时间,才好重温旧梦。  大约在我回来后第二个月,婉芬卖了她的老屋,在离城市大约八十英里的湖畔另买了一所房子独居。紧接着,小秋和我在7月4日周末一块儿去看望婉芬,庆贺乔迁之喜。  我们到时天已近晚,吃过晚餐后又海阔天空谈到很晚,后来婉芬和小秋上楼睡觉去了,我留在楼下起居室看电视。乏味的电视让我在沙发上睡着了,再次睁眼已是凌晨2:30。我就决定去楼上睡觉。  在通向楼上客房的路上,我经过的卧室,奇怪的声音令我忍不住从微开的门缝中向内张望了一下,我一下子惊呆了。  我看到了也许在我的最混乱的性梦中也难以想象的某样东西:在卧室的大床上,两个丰满的肉体,小秋和婉芬,正忙于69式性爱。小秋的舌头添在婉芬的阴蒂上,而婉芬的舌头伸长着在探索小秋的小穴。  我几乎不能相信它所看到的,我也几乎不能挪动身子,而我的眼睛象被固定在那里。她们不停地变换姿势,小秋还喃喃的哼叽着一些淫言秽语:妈咪狠点操我罢,妈咪像爹地那样尻我罢。  我极度震惊,但同时,也欲火飞腾。在我已经阅读的所有色情作品杂志中,我从未听说一对母女在性方面会是如此亲密的情况。  害怕被发现,我慢步挪向隔壁的客房。在床上,我仍在设法解释究竟什么发生了。每隔几分钟,我的耳朵就会贴到墙上偷听她们的性爱,我的玉柱朝天,欲火高升,欲睡不能。我不知道她们这种事是怎样发生的,持续了多久。  我在日出终于睡着了,醒来已是中午前后。我不敢起床,不知怎样隐匿我的发现,如何面对她们。  两点时,婉芬走进了卧室,掀去我的毛毯:“午饭准备好了,我们正等待你呢。”  午饭期间,我为了掩饰自己的紧张,席间胡言乱语,高谈阔论。小秋注意到我的紧张状态,问我为什么。这问题使我更紧张。  当我瞟向婉芬的时候,她的眼神里流露出心知肚明的样子。午饭后,我来洗碗,婉芬就正在我旁边烘干。她轻揽我腰,对我说她很高兴看见我,而且小秋和我仍然是密友。  她说这样的友谊非常值得珍惜,婉芬告诉我她和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她会感到非常安全和爱意融融。但是我心神恍惚,不能忘记昨晚的一幕。我很想告诉她们,我知道了她们的秘密,想进入她们的世界。同时,只要我一想起她们在床上的淫乱样子,我的肉棒就会昂然而起。  一下午无事。我们玩门球,看国庆烟火,归来已是晚上十点。十一点左右婉芬和小秋去睡觉了,我在楼下感到很孤独,迷惑和压抑,同时欲火难熬。我在那里独坐了几个小时。  将近两点,我听见卧室门打开了,只见婉芬悄悄下楼来,我就假装睡着了。一会儿,我微微地睁开眼,只见婉芬正在我身边看着我。她穿了一件非常薄的睡衣,我能清清楚楚地看见她的阴毛和乳头。  但我却没有意识到,当我勃起的公鸡已我的短内裤里溜出来了,通过我的睡衣缝隙一览无余。婉芬正明显地盯着它看,我只好假装梦中翻身,想掩饰一下。  婉芬就在我旁边坐下。她觉察到了我的欲望,柔声问我怎么了。  我没有回答。我无法说出昨晚我看见的事。  寂静中,传来了婉芬非常平静的声音,说道:“我猜你知道了解小秋和我的事。”  窗户纸捅破了。  我就告诉她我昨晚看见她们作爱,感觉到非常迷惑。我不理解,但我不想做局外人,要分享她们的亲密。她凝目注视着我,然后轻轻的揽住我,把我拥入怀中。我们就这样静静地抱了一会,然后我开始问她她们的关系。  婉芬告诉我她以前结过两次婚,小秋是第一次婚姻的产品。当小秋七岁的时候,她的第一任丈夫过世了。他们曾经彼此非常相亲相爱,所以对她打击极大。  那时小秋尚小,就和她一起睡觉。常常,当小秋哭泣的时候,婉芬会将她拥入怀中安抚一番。几乎很自然地,婉芬也让小秋吮吸她的乳房。从那时起,这练习周而复始,母亲和女儿的强烈互恋关系形成了。  婉芬没感到这是个错误,但婉芬也鼓励小秋和男孩一起出去。当我出现时,她反而感到她们的关系更稳固了。  婉芬的第二次短期婚姻只维持了不到一年,原因是她的第二任丈夫感到很孤独。他不了解她们的关系,但很嫉妒小秋。婉芬也只感到小秋是她需要的一切。  在小秋动身去大学之前的一天晚上,长年的亲密,使她们无法面对别离,不知该如何是好。不知不觉中,她们第一次除了吮吸乳房外,还有了“性关系”。  小秋吮吸着婉芬的乳头,婉芬无法控制地开始手淫。小秋也同样,接下来好几个小时,她们疯狂做爱,对同性恋的经验一点儿也不觉得内疚。她们感到这是很自然的表达她们的彼此热爱的方式。每当小秋回家或每当她们见面,她们就必须做爱,不可或止。小秋在大学中也曾有过一个男友,但是没有多长时间。  她给我讲完她们的故事之后,房间中死一般的寂静。我理解了!我甚至觉得不该提出要加入她们。我们仍然紧紧地拥抱着,谁也不想动一下。  感受着她的软玉温香,我的鸡鸡又悄悄地从我的内衣里探出头来,但我已不再感到困扰,我只是有感而发。  我爱她,想要和她做爱!当她感受到我的坚硬,并深情的注视着我时,我也能看到她眼中的泪华。  轻轻地,她抓起我的鸡鸡爱抚着。我低下头深深地吻了她,那个吻我一辈子也忘不了。  直到现在我仍然能感受到那天晚上我们强烈的情感。  热吻中,她转移目标,解放了我的鸡鸡,并开始含在嘴里吞吐着。  我的肉棒很快就坚如磐石,我把她抱起来,一起把衣服都扯掉了,也把理智也丢掉了,就在地毯上面纠缠在一起,融成了一体。  那晚上我们做尽了所有的爱:我在她的阴道中,在她的嘴中与她性交,她尽其所能的招待我的小和尚,我也吻遍了她身上每一个地方。我在她身上迷失了自我,又找到了自我。  我用我的中流砥柱,跨越了母亲河。你可别跟我说岳婿乱伦,我可不认为大猩猩进化成人之前知道这个禁忌,我们可没有血缘关系。  一夜颠鸾倒凤,将近凌晨时我们终于累得睡着了。当我在近午时分醒来的时候,我才注意到我们两人昨晚一直紧紧抱在一起,大被同眠。  我起了床,穿上衣服到了厨房。  小秋在喝咖啡。  想必她已经全看到了。  什么也没有说,小秋只是向我伸出了她的手。我握着她的手,在她的旁边坐下。  我们就坐在那里,很长时间,一语不发。  不久,婉芬也过来了,我们就一起做早餐,吃饭,洗涤。然后都坐在起居室里,中间很少交谈。  但在我们中间,有一种平和中混然一体的感觉。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我不再紧张了。我根本就没想到前天晚上和昨天晚上所发生的一切。  在起居室坐了很久,婉芬说她想要睡觉了。她走到我身边,吻了我一下,然后又去吻了小秋,就上楼去了。  几乎没有思考,小秋和我也起身跟随她上了楼。我们三人都上了那个大床,昏昏睡去,一夜无话。  我们全都睡到凌晨五点。醒来的时候,我们自发地在毛毯下把手探向别人,开始彼此爱抚。终于,我们尽脱夜衣,裸身相向。小秋的酮体仍是熟悉而充满春意,而岳母婉芬再会良宵,微含羞涩。  过了一会儿,婉芬要我们先在床上缠绵,而她赤身起床,要下楼拿一些食物过来。  小秋和我继续爱抚,亲吻和拥抱。我轻轻地咬着她的乳头,柔情地抚摸着她的全身,当然了,主要是“三点一面”,两个乳房和私处,还有个——大屁股。  在我们相互挑逗时,婉芬上来了,给我们带来一些吃的东西。她把盘子放在一边,也坐在床上,爱抚起我们两个。  她要我们继续革命,她说现在不急着加入,要先观阵助兴(性)。  还可帮我们一下,肥水不流外人田,上阵母女兵嘛。  婉芬告诉了我所有的讨小秋喜欢的诀窍,她其实正在一步步教导我如何操小秋!好一个岳母教子!  婉芬先让我们起身,让她坐在床头,然后小秋面朝上躺在怀中。婉芬再向后扳起小秋的双腿,这样小秋的阴道完全暴露,我也大饱眼福。婉芬要我舔小秋,我就尊命大饱口福了。  我的头埋进她的双腿之间,舌头伸进了她的湿淋淋的肥穴里进进出出。不时我还舔她的阴蒂,此时我能感觉到她的抽搐。  当小秋高潮来临时,婉芬紧紧地抱着她深吻。导演婉芬可没有就此停止。她大开双腿,让小秋低低扒在床上,象狗啃骨头一样的姿势,让小秋舔她自己。她还不忘要小秋高耸肥臀,让我“真正地”操小秋。  那欲火,春天里的一把火,一下子就点着了。我没有持续多长时间,一阵冲刺,我就把我的玉液琼浆射进了小秋的桃源洞。  过了一会,我又开始干婉芬了。与小秋相比,婉芬个子高一点,丰乳肥臀。  她的乳罩要用38号的,她喜欢我轻轻捏她的乳头,那样会很快让她春情大发,对我如饥似渴。她有着一个大大的肥肥的屁股,桃源洞不是那么狭小,容我有裕,阴毛浓密,向上一直延伸快到肚脐附近了。  跟自己的准岳母做爱,那种感觉能让你很快再硬起来。我的小鸡鸡象急着回家一样冲向她的母鸡窝,然后就呆在里面再也不愿出来了。她紧紧抱着我,我们喘息着,蠕动着,一会儿,温暖的家就融化了我,我就瘫在了温软的岳母身上。  春色无边,我们一起在床上奋战了很长时间,然后就扩展到在在房子中每一个地方继续。那一天下来,我们都知道我们谁也离不开谁了。从此每个周末我们都呆在一起,极尽幻想,努力尝试每一种三人同乐的仙境。  只有母女,才会真正地,毫无嫉妒地同爱一个男人,姐妹就不一定做得到。  左拥右抱,母女同欢,我当然尽享齐人之福,乐不思蜀了。  顺理成章地,小秋和我正式结婚了。我们得蜜月旅行去了冰天雪地的阿拉斯加,而我的岳母婉芬也和我们一起,大被同眠乐无穷。你知道,那地方再冷,也有冬天里的一把火。                【完】             岳母系列之三风骚岳母  上个月我的妻子和我去探望守寡的岳母时,她求我来修理她的电脑,我当然乐意效劳。她还说她不会让我白干的,我可没想到结果竟然出人意料:我的确没白干,我干了岳母。  晚上修电脑之前,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她为犒赏我而准备了一桌丰盛的晚餐。结果我们三个在两小时中还喝完了四瓶葡萄酒。妻子和岳母都满面酡红,醉意难挡,只好早早就上床睡觉去了,而我就去修理她的电脑。  这电脑可是一台老古董,问题很多,费了我很长时间,累得我头昏脑胀。好在最后终于正常工作了,此时已经快半夜了。  我就上楼去睡觉,去客房恰好要路过岳母的房间。她的房门微开,我就往里面瞥了一眼。朦胧夜色中,可以看到她仰躺在床上,毯子都被踢在床下。我在黑暗中踮着脚走进去,想把毯子放回她身上。  月色婆娑,美人春睡。我注意到岳母的薄睡衣仅仅遮住了腰上的一小部份,近乎裸睡。  月光下倒是便宜了我,那外泄的春光吸引了我的眼睛。作为一个48岁的女人,她的身材依旧十分性感诱人。  她大约五英尺五英寸高,一百一十磅重。双腿修长,似蜻蜓点水,屁股鼓鼓的,有中年的丰硕,尤其那隐隐约约的一条小溪,惹我无限暇思。此时我不由的心跳加快,腹下发紧。  无意识地,我踮着脚走到她的床边,我猜我太想要仔细看看她的光屁股了。我俯身下去,偷偷地闻了闻她的隆起的私处和屁股的味道。那雌性的气息立刻让我硬了起来。  我在她的耳边低语,试图唤醒她,但是她没有丝毫反应。我又轻轻摇了摇她的肩膀,但她仍在酣睡。我的妻子和她的妈妈都不擅酒,一旦喝的多了点,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不知道从那儿来到勇气,开始玩弄她的芳草地了。她睡梦中随着我的动作柔声呻吟起来,此时此刻,我已无法用大脑思考,而完全被我那跃跃欲试的小和尚支配了。我变得越来越更勇敢,手也开始抚摸她的大腿内侧,舌头也在寻找她的阴蒂。  这使她呻吟的更很了,我敢说她正在恣意享受,因为她的肥厚的阴唇也变得湿润了。她的脸庞在月光下妖娆俏丽,我不由的去吻了她的性感红唇。我把舌头伸进入她的嘴中,她也在醉梦中回应着,我想她现在也许以为在作春梦呢。  我更加大胆了。我一把扯下了自己的裤子,摸上了床。我轻轻地抬起岳母的大腿放在我的肩上,开始用龟头在她的春潮泛滥的桃源洞口磨擦着。  最后,我实在忍不住了,我要去耕种她那肥沃的土地!玉茎分开她那膨胀的阴唇,进入那温暖的阴道的感觉是纯粹的天堂享受。我彻底把我的肉棒捅进了她的湿滑的阴道。我感觉我差点儿就忍不住要射了。  此时,她也被私处的异样感觉惊醒了。可是我那肉棒已经侵入到蜜穴里了,事情发生了,已经无法挽回!  我们一瞬间全愣了。  “天哪!你在干什么?不行!我们不能做这个!你是我女婿。”  她的声音发抖。  “妈,你太性感了,我实在忍不住要和你做爱。”  “不,不行,我们可不能做这个。你放我走,我跟谁也不说。”  不想惊醒女儿,岳母低声地哀求。  但是,与美丽的岳母做爱,我已骑马(妈)难下了。  我也乞求她:“妈,你知道不?我每回看到你的大屁股,我就特别想摸。你就让女婿摸摸罢。”  岳母还在继续说什么:“我们…不能…做……这个…不…对!我是…你的妈妈……”但是她已无法激烈反抗。  “妈,你原谅我。你那么性感,我实在无法控制。你不说,谁会知道。求求你了,让我和你做爱!”  我只管抽动了起来,我当然不会停下来,抱着她的大屁股,我要操我的丈母娘!  ……  渐渐地,她的声音越来越弱,她的双手也环住了我的腰,最后,她紧紧地抱住了我,令我的屁股紧紧地压向她的肥穴,开始配合我的抽送。  她用阴道用力按摩着我的宝贝,淫水泡涨了我的不倒金枪,也慢慢地流到了床上。最后,她柔声求我:“咱们就这一次,好不好?天哪,他死了以后,多少年了,我从没有再来过这事儿了。这感觉真好,你可真棒!我的天!我在胡说什么?”  好可怜,我的这个美丽岳母好多年都没有尝过这欲仙欲死的滋味了。那我可得好好表现表现。我告诉她:“妈,女婿会让你好好舒服舒服!咱们慢慢来。”  抽动着,我的手可也没闲着,揉捏着她的肥奶及乳头。她的乳房在我的手中融化,但乳头却倔强地挺着。  现在我唯一能听到的事情就是她的呻吟声,伴随着我的每一次冲击。这就是爱的交响曲。  忽然,岳母把我抱得更紧了,她的身体变得很僵硬,屁股迎着我向上挺着,“啊、啊……宝贝,我——爱——你……”然后她就软瘫了下来。  我与我的岳母偷情,这感觉同时也使我完全地陷入了疯狂境界。母女一箭双雕,满足的让我飘飘欲仙。  我能感到我的那个地方在收紧。我要射了!  她一定也感到什么了,在我耳边低语:“你射到我里面罢。你把你的东西都给我罢。”岳母又赶紧抱紧了我的屁股。  黄河决口了,我的热热的精液冲进了她的羊肠小道,我们都被快感淹没了。  许久许久,我们才又从天上回到人间,我把她抱在怀中,让她的乳房贴在我的胸口,双手当然抚摸着那肥臀,静静的躺着。  她突然坏坏的轻笑了,对我说:“我的旧电脑毛病太多了,你能经常来帮妈妈我修修吗?”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