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TAG:怡春院-怡红院首页-十次啦综合怡春院-美国十次啦怡春院-妈妈再爱我一次
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乱伦  »  耕作在東北黑土地上的父女1-5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耕作在東北黑土地上的父女1-5
  第一回:  东北的土地上,始终都是一家人睡一张坑上,所以东北的土地上乱伦的故事多之又多。  早晨的阳光已经照在睡懒觉人的屁股上了,可是对于生活在这片黑土地上的人来说,却依然还早,肥沃的土地滋润着生活在这里的亿万农民。  鑫已经起床了,对于16岁的少女来说,一天的生活已经开始了,要给家里人烧早饭,好多家事等着她做。  坑上,父亲还在睡觉,12岁的小妹慧慧在身边帮着自己做事情。  这个家就三个人,父亲还两个女儿,鑫从小缺少母爱,据说母亲长的不错,在鑫很小的时候就跟一个有钱男人跑了,鑫的父亲是个农民,家里没什么钱。  但是鑫还是继承了母亲的好多优点,16的姑娘已经出落的很水灵,160的个子,身材高挑,一席乌黑的长发散落双肩,修长的双腿白而细。  但是很明显,鑫的家太穷了,身上的衣服打了很多个补丁,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家里的所有事情基本上都由鑫包办了。  鑫烧好了早饭,让妹妹吃了起来,叫了父亲两声,也没反应,鑫爬到坑上,轻轻推搡着父亲:" 爹,爹,起来吧,该吃早饭了"  父亲在床上翻了个身,面朝上,睁开眼睛,嘴里还嘟囔着:" 嚷嚷个啥呀,你个小蹄子,一早上还不让人睡个安心觉,瞎捣腾个啥呀"  印入父亲眼帘的是鑫秀丽的脸庞,乌黑的秀发垂落在两侧,仿佛又看到了妻子年轻时的摸样,父亲伸手抚摩着鑫的脸,一只手猛的搂住了女儿的腰,一个翻身把鑫压在了身下,嘴唇不自觉的想吻上去。  " 爹,别这样,放开我,我是鑫啊" 鑫的哭声和反抗让父亲从迷茫中清醒,毕竟女儿长的越来越想她母亲了。  吃过早饭,父亲就下田干活去了,给妹妹整理好了书包,妹妹已经读初一了。而鑫却是小学没读完就辍学了,家务的事情全部耽搁在了小女孩一个人身上。  早饭后的事情比较简单,鑫到河边洗了衣服,顺便和那些大姑大嫂唠唠嗑,该中午的时候了,妹妹在学校里有午饭吃,爸爸还在田里头,鑫匆匆吃了午饭,就拿起饭盒往田里赶,太晚了怕是饭也凉了。  乡间小道的路分外难走,两旁田里的高粱高高超过人顶,从鑫家往父亲耕作的田地怕有20来里地的路,往常走走要20多分钟,除了路,两旁啥也看不见。  鑫低这头赶路,忽然路旁闪出个大男人来,在鑫还没有发出惊恐的声音以前,一把明晃晃的刀子顶在了鑫的雪白的脖子上," 啪" 的一声,饭盒掉到了地上。  面前是个40多岁的男人,剔着个瘌痢头,稀稀拉拉的,鑫的脸色吓的雪白,嘴里撕撕拉拉的发出声音" 大、大叔,俺没有钱,你放了俺吧".  " 少废话,在啰嗦老子立马宰了你个小蹄子" ,那男人的刀没离开鑫的脖子,一只手拽起鑫的胳膊往高粱地里拉。  鑫不敢挣扎,半拖半拽地被拉进了高粱地深处,那男人眼睛里露出烈火般的眼神,一只手就往鑫的胸口抄去。  再笨的姑娘到了这地步也知道男人想干什么了,鑫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猛地推开男人的手,回头往田间的小路上跑去。  但是高粱地里的路的确不好走,鑫还没跨出两步,那男人从背后猛地一把搂住了她,两只手就耷在她胸脯上。  " 救命啊,有人耍流氓了,救人啊" 鑫拼命的叫喊起来。  那男人慌了起来,在鑫还没有喊出第二声以前,按住了鑫的口,两个人挣扎间,鑫和男人都摔在了地上。  男人的手死命的掐住鑫的脖子,仿佛要掐死她似的,鑫感觉呼吸困难,两只手奋力想推开男人的手,嘴巴张的老大,努力的呼吸。  那男人的本意也是要鑫张嘴,另一只拿过一快实现准备好的破布塞入了鑫的嘴里,终止了鑫想要喊叫的企图。  对付完了鑫的口,男人顺势抓住了鑫的胳膊,16岁少女的胳膊除了细嫩没有其它可以形容的词汇了,根本无法抗拒一个体力充沛的男子。  鑫的手臂无助的扭动着,手腕被男人紧紧握在了一起,男人从裤兜里拿出一根粗麻绳来,一切都是有预谋的。  鑫被翻转了过来,手腕被牢牢捆绑在身后,男人坐在鑫的臀部上,任由鑫的双腿凌空乱题。  男人做完了这一切以后松了一口气,准备工作都已经完成了。  男人又把鑫翻转成脸朝天的样子,鑫的脸上满是泪水,男人似乎很厌烦她这样,一把抓住鑫的头发:" 小蹄子,哭什么哭,老子等会让你尝尝做女人的滋味".  替鑫抹了一把泪水,男人的手抚摩这鑫的脸蛋,仿佛象欣赏动物似的:" 小娘门还挺漂亮的啊"  男人的手伸向鑫的胸口,搁着衣服揉磨着鑫的乳房,16岁姑娘的乳房早已经发育得相当完美了,高耸的双峰被恣意揉捏,男人的手开始解鑫的衣扣。  鑫的身子象蛇一样的扭动着要避开他的手,嘴里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一切抵抗都是无用的,在男人的眼里,这样只能让自己感到更刺激罢了。  少女的扣子被完全解开了,男人看了一下鑫的小内衣,没有停留直接也去解了开来。  女孩子的双峰犹如挺拔的山尖,男人直接朝着乳房上捏去,握住丰满的乳房,随意搓揉成各种形状,男人的手用劲很大,乳房被紧紧抓住。  鑫的泪水更多了,少女的羞辱让她泪水和鼻涕一把一把的,那男人似乎很讨厌鑫这样,嘴里骂道:" 烂婊子你哭个啥啊,骚货你在哭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鑫哭的很伤心,在鑫的脑海里还是第一次在除了父亲以外的男人面前暴露的如此之多。  第一回完  第二回:  男人的的手狠狠的朝着鑫的胸口拧去,乳头被拇指和食指拧住了往死里按,乳头已被压成了扁扁的一长条。  鑫的身子象蛇般的剧烈抖动,汗水顺着额头直往下淌,鼻涕和眼泪迷糊了整张脸,痛苦的神色使鑫的脸成了扭曲的惨白色。  男人带有虐待性的行为是鑫身体遭受着难以忍受的痛苦,拧了十几秒钟以后男人放开了手。  鑫的乳头已成一片紫红色,乳头虽然依然坚挺,但已失去了红润的光泽,慢慢开始趋向发黑。  男人看着鑫剩下的一个乳头,带着征服的眼神瞧着,慢慢朝另一个乳头伸去。  鑫的眼神充满绝望,拼命想转动身体躲避开去,但一切无济于事,男人的手已经搭上剩余的完好的乳头,手指并拢来,掐着鑫的乳头一下提了起来。  乳头仿佛要脱离了鑫的身躯,不但乳头高高拔起,整个乳房也成了一个圆锥型的样子。  男人的脸色是满意的洋溢着满足的神色,配合着鑫湿漉漉的脸和满是汗水的洁白身躯。  玩够了乳房后男人扣弄了几下鑫的肚脐眼,再下去男人开始脱鑫的裤子。  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女人,裤子总是穿的那么严实,男人捣鼓了半天还没有解开鑫的裤腰带,再加上鑫不配合的双腿左右乱踢。  男人一只手费力的解着鑫的裤带,一只手搁着裤子在鑫的阴部乱掏。  " 小鑫啊,你在那不,鑫啊,你在那不" 这时,小路上传来了父亲的呼喊声。  听到父亲的声音,已经处于绝望中的鑫再次燃起了希望,身体的扭动更加剧烈,双腿不断拍打着身边的高粱,希望发出大一点的声音来吸引父亲的注意力。  很显然,父亲好象听到了这里有动劲的声音,脚步的声音在往这里靠近,男人显然有一些失望,知道今天是不可能得手了,在一次狠狠地掏了鑫的大腿根部后,男人猫着腰往高粱地深处逃去。  等到父亲看到鑫的时候,那男人早已经消失在无边的高粱中。  " 鑫啊,这是咋地拉,咋会这样啊" 父亲慌忙抱起躺在地上的女儿,替她除去口中的布片。  " 呜,爹啊,我遭坏人欺负了。" 在父亲的怀里,鑫找到了安慰,哭泣起来。  " 爹想你过了这么久咋还不过来,就顺着道过来瞧瞧你,是看见了地上饭盒子俺就知道出事了,鑫啊,爹来的还及时吧?没让人糟蹋了去吧" 父亲也慌了手脚,不住的安慰女儿。  转眼间瞧见了女儿那已经被拧的发紫的乳头,父亲怜惜地把乳房放在手间轻轻搓揉,替女儿捡起地上的破衣服,盖住了女儿的身子。  抱起怀里的女儿,父女两个先回了家。  下午父亲就一直陪着女儿身边,鑫仿佛吓坏了,死活不让父亲离开。断断续续地,鑫把下午的事情告诉了父亲。  " 现在这世道乱啊,鑫啊,往后就别给爹送饭了,爹早上带点干粮田里吃行了,你给折腾成这样,爹心疼啊"  鑫半靠在父亲的怀里,这样才能找到一丝温暖和安慰。晚上妹妹小慧也知道了,一直靠在姐姐身边和她说话。  农村的夜晚基本上没有什么夜生活,吃了饭天也就黑了,大家洗洗弄弄也就上坑睡觉了,鑫睡在中间,爹睡在靠右头,小妹靠左边睡。  鑫怎样也睡不着,脑海里不停涌现着白天发生的那一幕事,男人的魔抓在自己身上留下的痕迹,更主要是心里所受到的打击更严重,在男人面前暴露自己的身体是绝对不可以的。  长这么大,除了父亲,没有人看见过自己的裸体。想到这,鑫的脑海里涌现出父亲第一次看见自己身体的时候:  那是快2年前的事了,鑫还只有15岁不到,但是胸口早已经起伏高耸,少女的身子在发生巨大的变化。  下午的时候,鑫独自在家里洗澡,平时这时候家里就鑫一个人,家里也没有什么浴室,一个大木盆放满水就可以洗了,家里有人的话把帘子拉上。  因为是一个人,鑫也没拉帘子,刚洗完澡的鑫,赤裸着身体还没擦干,恰巧父亲今天就回来了,而且还是有一些微醉的样子,父亲今天喝了酒了。  看到眼前白花花的身子,父亲楞住了,鑫也呆在那里,几秒种的沉默过后,父亲冲了过来搂住了赤裸的鑫,嘴里喊着她母亲的名字。  鑫在父亲的怀里猛烈的挣扎着,出于少女自卫的本能,鑫大声叫着父亲的名字。  虽然有些醉意但还是知道了面前的是自己的女儿,父亲把女儿打横放在了床上,放开了双手,痴迷的看着,少女的身体已经长的很丰满了,洁白的身躯,细嫩光滑的大腿修长而又匀称,一头秀发散乱在耳际,引诱着父亲展开无限的遐想。  女儿娇羞的脸蛋呈现出迷人的粉红色,一直红到耳脖子上,少女第一次在男人面前展示自己的娇躯,任由谁都会害羞。  毕竟面前的是自己的女儿,父亲在饱览了一番秀色以后,只能替女儿穿起了衣服。这就少女的第一次暴露经过了。  在那以后的很长一段日子里,父女两个人都像是要互相回避似的,相互躲着对方,仿佛彼此间都害怕会伤害到对方。  相安无事相当长一段时间里,父女保持着彼此和谐的关系。  再次需要说明的是,农村的夜晚除了早早睡觉外没有任何可以娱乐的项目,难怪农村的计划生育老是落实不了了。  除了和老婆睡觉,农民没有其它可以干的事情。三个多月后,在又一个早早歇息了的夜晚:  农村家的孩子也不知道啥叫睡衣啊,其实根本就不用睡衣的,夏天本来就暖和,冬天大坑下面有烧炭的,睡的热活着,所以晚上睡觉,鑫就是裸体的,穿着一条小裤衩。  鑫已经快沈浸在睡梦中,迷迷糊糊之间,感觉一只大手伸进了自己的被窝,搭在了鑫的小肚子上,是父亲的手,平时父亲睡觉有时候也会搭在自己肩上,或者隔着被子压在身上,但今天是伸到了被子里头。  第二回完  第三回:  爸爸的大手在鑫柔软的肚子上来回摸索着,渐渐地往上移去,挪到了鑫的胸口,少女的乳房那时候已经开始发育,象小小的水蜜桃似的,虽然不大,却及其柔软。  父亲的手摸索着,像是怕弄醒女儿,却不知女儿本就在清醒之中。大手轻抚着柔软的乳房,轻轻拨弄着那小小的乳头。  在刺激之下乳头变的挺拔而充血,尚在朦胧之间的鑫只感觉到胸口有如丝丝麻麻的感觉,那种感觉更多是让人觉得酥麻,是一种享受。  鑫没有想到过要推开父亲的手,沈浸在初次抚摩快感中的女孩子已经迷失了自己,任由父亲在身体上任意驰聘。  经过刚才的一阵摸索没有惊醒女儿,让一开始还有些畏缩的父亲胆子大了些,顺着肚脐,小腹,慢慢的滑向少女的私处。  鑫的小腹下面已经开始长出了些许绒毛,不是很多,摸上去的感觉滑滑的,仿佛是摸在小草上一般,父亲的手继续往下,直接就到了少女的禁地。  出于本能,鑫的双腿夹的紧紧的,父亲的手伸不进去,就在大腿和小腹交界处轻轻搓揉。  少女的阴蒂敏感无极限,被父亲几次来会搓揉,感觉如受电击般的感觉从身体内部传来,紧闭的阴缝里好象有什么东西想要流淌出来般,那种感觉是敏锐的,娇羞中的少女所第一次尝试到的快感。  整个门户都开始湿润了,分泌物流出到了体外,本来紧闭的双腿也开始往两侧分开。  父亲的手乘机就伸了下去,在鑫那尚未分开的小缝上来回游动,沈浸在兴奋中的鑫能听到父亲沉重的喘息声。  父亲的手指挑开肉缝,软绵绵的肉洞间不停涌出液体,鑫的大腿根部已经湿透了一大片,不单是内裤湿了,连床单也湿了一片。  手指在桃源洞口停了一会,就要往深处钻去。但是当手指想要突破那层薄薄的膜片时,巨大的疼痛让鑫有了暂时的清醒。  鑫猛地转过了身去,把背脊对着父亲,双腿又恢复了夹紧的姿势。  父亲收回了已是湿漉漉的手,能够摸着女儿的身体已经让父亲感受到了极大的满足,在鼻尖闻着手上那略带腥味的带有少女私处味道的感觉,父亲紧入了梦乡。  这就是父女两个之间的第二次亲密接触,陶醉在回忆中的鑫被胸口处传来的疼痛带回现实,已经很晚了,父亲和妹妹早已在周公处报到,鑫却还在辗转反侧。  胸口被那个色魔弄伤掉的疼痛还没有过去,鑫响起下午的一幕还心有余悸,不过想到要是真的被强奸了又会是怎样一种感觉呢,鑫不敢想下去,脸上有点发烧。  想到自己被强奸,鑫觉得很刺激,下午的事情让鑫感觉除了害怕以外还有就是一种莫名的兴奋。  听着身边父亲的呼噜声,鑫的思绪又回到了几年前:以前父亲洗澡的时候经常叫鑫替他搓背。  那时鑫还小,10来岁的小女孩子啥也不懂,父亲让她给搓背就给搓背,有一次父亲让她给洗自己的鸡吧,那时候鑫还不懂那玩意到底派啥用处的,觉得爹有自各没有挺好奇的。  父亲让洗洗,鑫把那玩意握手上,软软的象快湿泥巴,鑫要替父亲上肥皂,父亲却又不让,说是这东西不上肥皂,只能给舔干净,舔就得放嘴里,鑫当时也不太愿意,觉得那玩意黑糊糊的脏不垃圾地。  但是父亲的话鑫是不敢违背的,所以就会乖乖的用舌头去舔。这时候父亲就会告诉鑫,该怎么弄怎么弄。比如可以轻轻咬着,用嘴巴全部含进去,尽量含的深一点。  说也奇怪,父亲那东西刚握手里的时候软软的不着力,在嘴里放了一会居然就象胖大海似的慢慢涨开去了,感情那玩意还能吸水似的。  父亲的鸡吧伸在鑫的嘴里,抱着鑫的头,一进一出的。小时候的鑫懂个屁事,只当是替父亲清洁那里,有时候父亲的鸡吧前面也会流淌出白白的黏液来。刚开始鑫觉得那玩意挺恶心的,在嘴里不舒服只想快点吐掉,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偶尔咽下去也不觉得咋地。  往后的日子里,鑫逐渐懂得了父亲的东西是干啥用的,知道那是羞耻的事情。但是那时候的鑫也刚刚发育,出于对异性的身体的好奇,鑫从来没有拒绝过替父亲清洗下身。  而且在替父亲的洗澡时间里,清洗那里所占用的时间越来越长。鑫也是从一开始的无知,到逐渐感觉到羞耻,再是出于好奇对父亲的阳具产生兴趣,以至于到后来演变成了一种变相的崇拜。  鑫知道怎样能让父亲舒服,轻轻的搓揉能让父亲呼吸变的沉重,牙齿的轻磕能让父亲变的疯狂,只到那白白的一滩东西从父亲那里喷射而出以后才会让父亲变的颓废般的虚弱。  到了15岁后,鑫逐渐懂的了父亲的需要,从一些书本上学来的知识让鑫知道怎样能够让父亲舒服,也知道父亲需要通过那样的途径来宣泄。  鑫是懂事的孩子,一直用那种特殊的方式满足着父亲。两人的关系虽然有些畸形但是还没有跨越那条鸿沟。  鑫的脑海里想象着父亲下身的伟大物体时身体也会变的亢奋,只是青春期少女特有的情怀。  在一片无尽的遐想中鑫睡去了,夜晚的东北黑土地上,万物俱无声。  第二天开始鑫烧好饭,让父亲早上就带去,中午也不敢去送饭了,怕出事。  相安无事的日子又过了一段,就要过年了。  辛苦耕作了一年的人们,在年三十的晚上围坐在一起吃年夜饭,鑫和妹妹拿出了酿了一年的白酒替父亲斟满,喜悦融入在了一家人的脸上……  第三回完  第四回:  姐妹两个个互相说着话,父亲一边喝着白酒一边看着女儿们,心里乐呵呵的,小慧还是个小姑娘的样子,扎个麻花辫子,象个不懂事的孩子。  鑫就不同了,身上散发着一股女人的味道,丰满的身躯把衣服撑得满满的,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无处不透露出诱人的气息。  父亲的眼睛不自禁的嘲着女儿身上瞟,仿佛要透过衣服看到里面去一般。  吃了晚饭,慧慧嚷嚷着要去看放烟花,大年三十的父亲也不扫女儿的兴,就答应了,本来要带着鑫一起去的,鑫要留家里收拾碗筷,就没去了。  父亲和妹妹走了,鑫一个人打扫着屋子,年三十吃剩下的东西特多,还必须都洗干净喽,因为照着东北的习俗,大年初一的不兴洗东西,说是初一洗,洗一年。  " 咚,咚" 有人敲门。  " 谁啊?" 鑫觉得奇怪,父亲和妹妹刚出去,这么晚谁来串门啊。  " 是我,鑫啊,你给开开门" 门外传来村长的声音。  " 啊呀,是村长啊,这么晚了啥风把您给吹来了啊" ,鑫赶紧开门,让村长进来。  " 这不年三十吗,我挨家挨户给你们来拜年来拉,哎我说你爹呢?没在家啊?" 村长问。  " 啊呀,村长您来的真不巧,俺爹带着我妹妹出去看放烟花去了,这不不知道啥时候回来呢,家里这个乱啊,您随便坐啊,我给您沏茶去。" 鑫招呼村长坐下,嘴里还奉承着。  " 没事,没事,你就甭跟我客气了,对了我今天来,一是给你们拜个早年来,还有件事本来想过了年说的,不过今天既然来了就一次说了吧,你爹欠了村里好些个租费,到现在也没还清,我是来催促他一下的"  鑫的心里一阵紧张:" 村长啊,俺家今年田里歉收了不是,实在是难啊,不然你说俺爹咋会有钱不还呢?村长您给宽限些日子行不?"  " 没钱这怕是说不过去啊,你说这左邻右舍也都看在那不是,你爹不交钱,别人看着咋说啊?我这做村长地也为难啊?这不村里开会说了,要是你爹再不交钱怕是要没收他的田哦,你告诉你爹,让他自己看着办吧。" 村长的眼睛色咪咪地盯着鑫看,一脸无奈状。  " 村长,俺求求你,家里实在是穷啊,您也是看见的,田里收成不好,俺们也没有办法啊。" 鑫乞求着。  " 嘿嘿。" 村长干笑着:" 闺女啊,你也长大了,也该替你爹想想办法了。"  村长的手托起鑫的下巴,一脸色相。鑫不敢得罪这村长,要知道村长可是村里的土皇帝啊。  村长见鑫没有反应,一只手乘机搂住了鑫的腰,臭嘴就往鑫的脸上凑去。  鑫慌了手脚,出于本能的挣扎:" 村长你干啥啊,放手啊村长,您在这样我可要喊人拉。"  鑫极力的反抗,村长也不敢太过分紧逼了,直的放开鑫,鑫退后两步,紧靠着墙壁。  " 小丫头,其实我要是一句话,你爹的事情马上就能给解决了,谁还敢说个屁话啊。这样吧,我给你两天时间考虑考虑,你要是愿意替你爹分担些个,过两天你到我办公室来,我跟你好好商量下你家的事。你要是不来也行,过了正月十五,到时候别怪我翻脸,抄家收田只要我一句话你相信不?今天我先走了,你好好想想吧" 村长说了一长篇话,回身朝门口去了出去。  看完烟火已经是很晚了,父亲和小妹回到家鑫也捣腾好了被褥。  夜已经很深了,远处偶尔传来的爆竹声传达着一丝新年的喜悦,鑫的内心却不甚平静,其实床那边也偶尔床来父亲的轻微叹息声,鑫知道父亲没有睡着。  " 爹,睡着了吗?" 鑫轻声问着。  " 恩,没呢?咋呢".  " 俺想跟你说说话,中不?"  " 中,睡到爹这里来,闺女。"  鑫翻开背子,钻进了父亲的被窝。  当鑫那光滑的背脊贴到父亲火热的胸口上,那一刹那,两人都像是被电到了似的。  鑫把头靠在父亲的胸口上,父亲的一只手饶过鑫的背,轻轻搂着鑫。  两人并没有说话,而是互相感受着各自身上的气息。  父亲结实的肩膀上透露出庄稼汉所特有的那种结实的劲儿,女儿身上则散发着少女所特有的体香,愈来愈浓烈。  鑫切实感觉到了一种感觉,那是一种盼望,仿佛和父亲靠的越紧会越安全,越舒服的愿望。  鑫缓缓的侧过身子,把自己的背紧紧的贴着父亲的胸口,父亲的胸毛象刷子般扫过鑫的洁白细嫩的背部,似痒似麻的感觉。  猛地,鑫感觉到屁股沟被硬邦邦的东西给顶上了,鑫明白,那是父亲的鸡吧,本来软软的小玩意此时却如钢铁般坚硬,且是热哄哄地,让鑫的身心似火搬的燃烧起来。  鑫没有动弹,父亲本来环抱着鑫的手,此时却到了鑫那柔软的胸口,丰满而结实的胸脯上父亲的手上像是有了生命似的抖动着。  父亲的手火热,鑫的身体火热,父亲的下体火热,鑫的身心却似要烧起来似的。  父亲的手游走在鑫的全身,如羊脂搬柔嫩的皮肤被父亲粗糙的手肆意搓揉,从乳房到乳头,慢慢往下移,滑过鑫柔软的小腹,直奔鑫最后的防线。  大腿被朝两边分开,父亲的大手已经按到了大腿跟部,毛茸茸的三角地带下面是尚未被打开过的少女禁地。  此时父亲的手在禁地门口滑来滑去,轻轻地要挑开那禁闭的肉缝。  鑫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下身的酸麻感觉带自而来是无法控制的液体自身体内部往外涌出。润滑着洞口,粘瘩在了阴毛上,粘糊上了父亲的手。  第四回完  第五回  猛地,父亲一个翻身压到了鑫的身上,两个火热的躯体刹那间亲密无缝了,女儿的身体和父亲的紧紧叠了起来。  父亲垂下头,朝着鑫的一个乳房上吸去,柔软的乳头被牙齿轻轻撕咬,乳头敏感的刺激着鑫,鑫不禁发出了娇喘声。  坚挺的乳房任由父亲的粗手玩弄,乳房被弄成各种形状左右摇晃。  女性的乳房是天生被凌辱的,软软的。当手握住它时就仿佛坐在沙发上一样舒服。  可是,当自己父亲的手握住她时,就是一种爱抚了,那种只有女孩子自己才知道的感觉吧。  鑫在父亲的身下,剧烈的感受着那股来自于长辈的气息。  曾经对父亲无比崇拜,在鑫心里有着重要地位的长辈,现在匍匐在鑫的两腿间,确切地说是跪在了女儿的胯下。  在女儿那已经满是弯弯曲曲的阴毛的大腿根部,那条本来该是少女最隐私的部位,现在完全被父亲的舌头所滚过。  父亲贪婪的吮吸着女儿阴户间溢出的浓浓的少女下身所独有的汁液。  阴户的缝隙被父亲的舌头所挑开,更多的汁液就在少女的身体深处,等着父亲去慢慢开采,去吮吸。  父亲已经不满意用舌头去探索了,粗糙的大手在鑫那丰润的大腿上一阵抚摩后,慢慢逼向了鑫的敏感处。  分开那禁闭的缝隙,那里的皮肤柔嫩而水灵,父亲的手指已经滑向了多汁的缝隙处,慢慢挤入。  鑫感受着那种来自于身体内部的快感以及父亲在自己身上所留下的刺激,鑫不自禁地发出一阵呻吟声。  从未被异性如此挑逗过的鑫怎能受得了来自于亲生父亲的如此接触,淫水流的更多了。  当鑫的身体被挑拨到最兴奋的时候,父亲也开始有了下一步的动作,父亲的内裤不知何时已经褪去,两人其实已经是赤裸地相拥在一起。  此刻,父亲把鑫的身子放平,自己则以一个舒适的姿势压到了鑫的身上,一只手伸到身体底下,握住了自己的鸡吧。  让鸡吧的顶端碰上了女儿的大腿根部,顶住了那粉嫩粉嫩的嫩肉。父亲的龟头顶端渗漏出点点精液已经混合在了女儿阴户不断流出的黏液间。  鸡吧磨着女儿润滑的阴户,刺激的快感传播在鑫身体的每一部分,仿佛每个细胞都已沉浸在这乱伦的快感中。  父女两人兴奋地彼此拥抱着对方的身体,父亲的舌头再次挑开鑫的嘴唇,深入到鑫的口腔内部,和鑫的舌头紧密的缠绕在一起,父亲不时地将自己的唾沫送入鑫的口中,让彼此的液体尽可能多的混合在一起。  鑫尚未开始正在结合已经是香汗淋漓,一头乌发散落在脖子两旁,粘在湿透的颈项上,更增秀色。令得父亲的手不时的插入发际,抚摩鑫那粘满头发早已湿透的细颈。  鑫只是娇喘,任由父亲恣意在自己身上放纵自己的身体。  父亲的龟头已经顶开那条肉缝,父亲的手扶着龟头慢慢向前,分开女儿的阴户,顺着滑溜溜的开口往深处滑去,直到受到阻力而停止,那是界定女儿身份的界限啊。  父亲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令身体处于更能处于冲刺的状态,屁股轻轻往后,龟头往后调整了一下,到了阴道口。父亲更没有犹豫,猛地一个狠插,鸡吧重重地往鑫的下身深处插去,一下子埋没到底。  鑫感受到下体传来一阵剧痛,不由自主发出“啊”的一声娇呼。但随即便忍住了那一份疼痛,那种来自于农村的女孩所特能忍受的痛楚。  鸡吧已经全根浸没在了鑫的阴道里,被鑫紧紧地包裹住,那种陷入的感觉令父亲无法自拔,不自禁的开始往外抽出龟头,再插入,任由阴户紧紧夹住鸡吧,不顾鑫的疼痛父亲开始做起来活塞运动。  鑫的大腿被朝两边活生生的挤开,夹住父亲的腰,小腿紧紧贴在父亲身上,双手搂抱着父亲的背,下身不时传来阵痛的感觉,但也伴随着阴户被撑开所带来的那份愉悦。  第一次被男人侵袭到身体的里面给鑫以极大的震撼,况且此刻压在身体上的是自己所崇拜的父亲,那种乱伦所带来的迷茫的感觉,那种绝对不可以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所带来的另类的快感,打动着少女初次开怀的心扉。  父亲还在抽插着,几乎没有什么太多的多余动作,至少要把身下的女儿干到死去活来方才罢手的感觉,凌辱自己女儿是想也不敢想的事情,现在却发生在自己面前,那种偷着乐的感觉充斥在身体的每一角落。  父亲不停的摆弄自己的下体,龟头一下又一下的冲击着女儿的阴户,身体所带来的快感远远比不上乱伦本身所拥有的那份刺激。  大手不停的搓揉女儿的乳房,挺立的乳头敏感万分,怎能禁受父亲如此粗鲁的对待,鑫不时的发出痛苦的声音,更增加了父亲凌辱的快感。  床体随着父亲的动作而抖动,鑫的身体随着父亲的蹂躏而扭动,象蛇一般的扭曲。  父亲很快就来到了高潮,鸡吧在鑫的阴户内一阵阵狂乱的抖动,一股精液也射在了女儿的身体里。  鸡吧很快软了下去,父亲拿出那软绵绵的东西,拿起抹布替鑫清除着身下的杂秽,抹去那流出体外的属于父亲的精液。  一切仿佛又恢复了平静,两个湿漉漉的人儿相互依偎着睡在一起,父亲爱怜的搂着鑫,没有太多的话语,有了爱就足够了,最主要的是彼此拥有了乱伦的秘密,那是女儿和父亲才可以共同守护的秘密。  鑫的内心依然依然不平静,把身体交给父亲是自己唯一的选择,因为她不想把第一次交给那个可恶的村长,或许这样能让鑫减少一份罪恶感,明天,鑫琢磨着该去村长那了,可是,村长会放过她吗?  黑夜漫漫,又有谁知道一场乱伦的游戏刚刚在一对父女间结束呢。